如果仅仅谈论温网,德约则是以温网4连冠成为温网7冠王,距离费德勒的温网8冠,同样仅差一个身位。

  7个温网冠军,21个大满贯冠军,如果你想想多年前他拿起球拍在塞尔维亚迈步出发的起点,你应该惊叹,他已经走得如此山高水远。

  虽然距离纳达尔还差1个,但德约大满贯冠军数已超越费德勒1个。两人之间大满贯冠军数的最大差距,曾一度达到16比1。德约科维奇,他真的太能追。

  虽然GOAT史上最伟大球员的争夺仍未有定论,但我们可以说,德约是网球历史上最伟大的追击者。他是在费德勒和纳达尔的夹缝中走出来的一位,他的战争,也绝非总是局限于赛场之内。在他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他始终以追赶者的角色示人——追赶着,追赶着,追到你害怕,追到你服气;在一项接一项的记录上,跑到了费德勒和纳达尔的前面。

  而这件事情的神奇在于,德约是在错过了那么多机会之后,依然能够在历史的追逐战中死死咬住,始终为自己保留了完成超越的机会。这证明了他不可思议的强大,但与此同时,我们难免也有一丝丝遗憾:啊,如果他没有错过之前那些机会的话……

  GOAT的争夺,悬念再起;而下一个悬念,就是德约能否参加美网。希望事情能够有转机,但即便没有美网赛的参赛机会,德约还有2023,还有2024赛季。这个温网冠军证明了,德约还远没有老化。本赛季前三个大满贯尽数被纳达尔和德约两位三十五六岁的老将收入囊中,也同时证明了,年轻人尽管进步巨大,但在最重要的舞台还是不够能打。

  如果时运配合,美国能尽快进一步放松防疫入境政策,德约的下一个大满贯会在今年美网。但如果运气极差,最坏的结果,他的下一个大满贯只能是明年的法网——毕竟今年在澳洲被驱逐出境时曾有个三年的禁入令,但事情也总是在不断变化的。最终结果如何,这个也只能等待。

  因为坚持不打疫苗,德约将自己置入巨大的赛程不确定性之中,但他愿意为此承担后果。反过来想想,在未能参赛澳网、未能夺冠法网、不知是否能参加美网的情况下,德约承受着温网必须拿下的重压——请想象一下这份重压吧!这个冠军,再次证明他强大的抗压能力。

  至于克耶高斯,他在这场决赛中再次证明了自己独特的击球天赋;但他更加证明了,距离冠军只差最后一步,也许就是仅凭天赋所能带到的最远距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